#workplaceconfessionstories 2 [mandarin translated.]


[Mandarin Translation]


被害者年龄:25 岁 肇事者年龄:58岁 他(肇事者)是我(被害者)的同事,担任一名保安的工作。正如我大多数的同事所描述的那样,他以提供良好的按摩而闻名,我也正是那个目击者。几周前,我的肩膀疼的挺严重的,当时的我真的很需要有个人可以帮我做个肩部按摩来缓解僵硬,因为这肩膀把我疼得快晕了。当时的时间还早,是上午7点正,附近没有其他人,我也是第一个抵达工作场所的员工。曾经的他在我心目中是一个很值得信赖的人直到他给我做了肩部按摩之后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手慢慢的往向我的胸部而去,也很突然的触摸了我的乳房。(作者附加的:我穿着宽松的马来传统服装,但无论身上穿的是什么,他都不应该未经过我的同意随地的去触摸我的身体部位。)


他补充说:


“你的乳房很大,是西方人会喜欢的大乳房。”

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遭受性骚扰也是人生中最可怕的经历,而且还是被一个很信赖的人下手。


只从那件事情的经过,每当我路过他时我都会疏远和他的距离,也会穿的比较保守比如套上个外套。在2021年时,我也服用了精神科医生开的药物(Prozac、Xanax和Rivotril),以治愈我临床诊断出的重度抑郁症和急性焦虑症。在没有医生建议的情况下,我自己停止服用了这些药物,因为我觉得我的情绪好了很多也能控制了。虽然不想再依靠药物,但是停止服用了药物对我还是会有影响的因为我会不断的回忆起有害的记忆。这件事情的经历真的让我深受创伤。-Sharon